快捷搜索:

所以他也是想多立些功劳这样儿自己就总能喝多

可魏延却是想不到,这是计不假,但却不是赚他的,而是对付文聘的。他不来和来,对整体都没有什么太大的影响,只要文聘中计,那么就可以了。
 
    探马赶紧马屁送上,“将军高明,高明啊!”
 
    显然,明知道对方是拍马,可闻言心里还是很高兴,此时就听他说道;“时刻注意凉州军大营的动向,不得有误!”
 
    “诺!”
 
    探马下去了。魏延此时心说,这文聘应该不会出来吧。毕竟其人的本事在那呢。自己和他没有什么联系,至于说之前派出的信使。如果马超中计的话,他就一定知道是自己来了。那么文聘心里很清楚,自己不到万不得已,是绝对不会去做那铤而走险之事的。
 
    如果他不知道是自己来,也就是马超没有中计,那么他就更不会出来了。毕竟对于情况都不知道的时候,作为一城主将,他是绝对不会轻举妄动的。
 
   
 
    要说魏延所想确实是挺好,而文聘真要是如他所想。也好,可结果……
 
    主要是他没有想到,郭嘉居然还能从他伪书之计上,另想出来一个别的计策,结果他以为自己的伪书不会被利用,但结果却是提醒了人家,并且还搭上了一个己方的信使。
 
    不说魏延在那儿得意,就说此时文聘已经是带着人马接近了凉州军大营。不过他越来越接近的时候,他就觉得这个事儿不太对啊。为什么自己距离凉州军大营越近,就感觉不对呢?到底问题出在了什么地方,就好像之前自己知道是文丑带着援军来的时候,自己也觉得不对。可到底是什么地方,自己却是没想出来。最后铁柱认出了范强,自己是打消了疑虑。可是……
 
    当文聘带兵去救援文丑的时候,过了两刻钟左右。零阳城下便来了一队人马,看着穿着打扮。就是汉军的人。汉军士卒虽说看着是自己人,不过在文聘没在这儿的时候,他们还不敢太大意,结果还没等他们问话,城下的人忙说道:“快开城门,我们是文丑将军亲卫,文丑将军受伤昏迷不醒,文聘将军还在断后,凉州军大军要杀来了!”
 
   
 
    城头的汉军士卒一听,是吓了一跳,什么?文丑将军负伤昏迷不醒?文聘将军断后,而且凉州军大军还在追赶,这信息也太多了,而且还都是对己方没有什么好处的!
 
    还没等城头士卒反应过来,旁边的几个,也就是之前在城下说是文丑的手下士卒的人,赶紧说道:“快开城门啊,你们要还是两位将军不成?”
 
    这时候城头汉军士卒才反应过来,赶紧是打开了城门,准备让昏迷不醒的文丑和那些亲卫进城。没办法,这文聘一离开,零阳城内没有大将,所以他也不能指望着城内的士卒能对这突发情况如何去圆满解决。而且还能保持一个清醒的头脑,要说这个时候还能明白的人,一共也没几个了。
 
    这之前进来的,被他们当成是自己人,城下的那些,也被当成是自己人,而且还有个文丑将军。一看,确实啊,是有个将领趴在马上,看样儿是晕倒了。至于说看不清相貌,那都不重要了,重要的是,在城头的“自己人”说城下的,也是“自己人”,因此,这真是没几个人怀疑什么。
 
   
 
    而真正有什么怀疑的,最后也都不敢说什么,毕竟这城门都打开了,还说什么啊。
 
    结果让汉军士卒没有想到的是,当城门打开的时候,马上昏迷不醒的“文丑”突然一下就起来了,直接拿起兵器,大喝了一声:“弟兄们,随我冲啊!”
 
    众人这么一看,这哪是什么文丑,分明是敌将!不知道这个敌将是谁,但是汉军士卒却也知道,对方不是己方的将领。
 
    来人正是凉州军的孟达,要说崔安干这事儿,其实马超认为他那个体形倒是和文丑一样儿,只是说起来,这事儿要让崔安去做,他可不放心,所以孟达,还不至于露馅,至于说崔安,没准还没骗过人家,他就起来了。所以马超没敢让他上,至于说孟达体形和文丑差了一些,但是这都不重要,只要稍微装扮一下,在这大半夜的时候,还真是很难看出来什么。
 
    于是最后就是孟达带人来了,他一直都在在零阳附近,带着五百精锐埋伏着,就等着这文聘离开之后的机会。
 
   
 
    最后果然是“功夫不负有心人”,终于是让他给等到了。不过孟达他也知道,这文聘刚走,自己不可能一下就出去,所以还得等才行。虽说他心里也着急,可却也没有办法。
 
    要说马超不敢让崔安来,如果换成是崔安的话,没准他这个时候就直接冲出来了,所以真是,他不敢让那大爷过来。
 
    最后估摸差不多,孟达便带着人马向零阳而去,结果果然是赚开了城门,杀了进去。
 
    孟达这么一喊,把汉军士卒吓了一跳,之前本来还以为,这怎么文丑将军还醒来。结果一看,原来是敌将,他们大喊道:“敌袭!敌袭!”
 
    ……
 
    可惜文聘不在这儿,所以根本就没有有效的去阻止起来什么反击。别看城内有着还有将近两千的汉军士卒,可这“蛇无头不行”,所以……
 
   
 
    就说人家孟达还带着五百人呢,之前他就带了十几个,但是后面还有几百人正在赶到城门口呢,所以在对方还不知道己方人数的时候,他也算是有经验,对着汉军士卒大喊着,“识相的就赶快投降,我军五千人马,就在后面,马上就要上来了!投降者免死!”
 
    听着孟达这么一喊,而且加上他已经杀了好几个冲上来的士卒,确实是有些震慑力。
 
    而且此时他已经冲进了城门,汉军士卒一看,这真是,大势已去了,所以不少人都扔下兵器投了降。(。。)
 
    ...b
 
 
第五一六章 文仲业兵败退走
 
    毕竟汉军士卒这也是人,也都爱惜自己的小命。<strong>最新章节全文阅读www.QiuSHU.cc</strong>关键也是知道他们中计了,自己将军中计了。并且人家都说了,后面还有五千凉州军士卒呢。最近这四五日,可是让他们见识到了凉州军士卒的厉害。他们知道,城池没被攻破的时候,己方这些人凭借零阳城高大坚固的优势,确实是能抵挡得住人家几日。可这城门都被攻破了,别说是五千人了,就是人家来五百……
 
    这最后己方也不是人家对手啊,可不是咋的,这要是能胜过人家,这自己这些人还用得着投降吗。但是一来文聘,他们主将没在,他们就没有主心骨,而且这听孟达说了,后面还有五千人马,可是把他们给吓了一跳。知道,这凉州军来五千,那么所有人最后都得是在劫难逃啊,所以与其在这儿和人家拼,还不如尽早投降来得更好。
 
    士卒别的不知道,但是他们知道,这样儿就能保住命了。至少听说凉州军对待俘虏,还算是不错的。只要不是彼此有什么深仇大恨,血海深仇的,那么基本上都不会把俘虏给如何。
 
   
 
    孟达一看,心说好,这自己不用崔安来,就能拿下这零阳城了。不过虽说他已经带兵进了城,可后面的崔安来得也不慢。所以还没等孟达一个人享受这胜利果实的时候,崔安已经是带人杀进来了。
 
    当然对于投降的士卒,崔安自然是没动他们。可那些还在负隅顽抗的。可真是到了大霉了。没办法,谁让他们碰上了这个杀神呢。这要是城门不破,那么什么都好说,可这城门失守,确实,也什么都不用说了。
 
    孟达一看,心说得。这自己的功劳,至少一半都没有了。不过他也没办法。谁让自己这命不好呢,分给崔安一半,那就一半吧。其实说实话,他也不是不知道。崔安他看不上这什么功劳,主要是他能有酒喝,有肉吃,这才是他更看重的。
 
    比如说立功一次,肯定最后自己主公让自己多喝点儿酒,这都没有问题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在崔安眼里来看,很多时候,这喝酒都比立功要来得更重要,所以他也是想多立些功劳。这样儿自己就总能喝多点儿酒了。
 
    孟达此时仿佛也受到了崔安的感染一样儿,他拿着自己的长枪,是对着不投降的士卒就刺。别看他武艺不如崔安,但是对付这些士卒,那可真是,手到擒来。
 
    这要说起来,马超让孟达来装这个文丑,也是因为其人一样儿是用枪的。和文丑一样儿。崔安是用戟的,倒是不同了。不过要是把兵器给他换了。了,一定要好评]这也不太好,所以孟达也有他合适的地方。最后别管是真李逵还是假李鬼,只要最后成功了,那就是好样儿的。显然孟达诈开了城门,那么一切就都好。
 
    崔安边杀着汉军士卒,便感觉这人不多
    “投降,我投降了!”
 
    ……
 
    看到崔安那样儿,就算之前还想着反抗一下的汉军士卒,此时也已经都投降了。对此,孟达也只能是苦笑,心说这杀神的力度,确实不能比啊。这如果说起来,自己真是不如人家,这都不用再多说了。
 
    是,对于崔安的武艺,孟达也是佩服。还有这人作战勇猛,而且为人义气,这些都是孟达比较佩服的。如果不是因为崔安是其他派系的,孟达肯定要和其人走近一些。不过就算如此,孟达也是从心里挺佩服他,这倒是也不错。
 
    孟达这人,他没认为自己本事逆天,但也自我感觉良好。但是这也分和谁去比,如果说和崔安相比,他就知道比不了了,所以他是佩服其人的。而且孟达也真是,很少真正去佩服别人,这倒是少见的情况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战事结束,凉州军占据零阳。文聘先是中计,之后又被赚去了凉州军大营,因此这零阳要是不丢才怪。
 
    这边儿孟达和崔安,两人倒是夺取了零阳,不过文聘那儿,却是倒了大霉了。谁让他中计了,喝了洗脚水呢。
 
    要说当他接近了凉州军大营的时候,虽说感觉不对。可却还没有想到自己就中计了,而范强呢,则是趁此机会,悄悄开溜了。本来文聘也没让他跟在自己身边,从开始的时候,他距离文聘就不近,所以范强借了个尿遁。直接就跑了,这汉军的士卒也没有去怀疑什么。在他们看来。这就应了那句话了“懒驴上磨屎尿多”,这范强不就是如此吗。
 
    不过这小子还算是清楚,知道过一会儿,这就要成为主战场。所以自己这两下,虽说自认为还可以,但是可别让凉州军给当成是敌军,然后给围攻致死了。
 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