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

如此的话那么就好了毕竟是的话自己就放心了

   不是文聘一点儿都不想出兵,主要是他真是不敢轻举妄动。毕竟要是文丑败给了马超。那么自己要是跟着他,肯定最后也难逃失败。而且这零阳可就要丢了。但是自己不去呢,这如今的形势、情况,对自己没利。
 
    就在文聘还在纠结的时候,他却是发现,这己方的在人家凉州军大营那儿,好像是节节败退着呢,这是要完?
 
   
 
    不怪文聘他要如此想,主要是哪怕他认为文丑有两万人马,可人家马超的人马更多。所以这他也确实是没多少底。如果说文丑有个四五万人,他就绝对不会这样儿了。并且没准他也会带兵,和文丑兵合一处,共同进攻马超凉州军大营,这都不是什么没有可能的事儿。
 
    但是如今的形势,他可以说是再清楚不过了,不在己方这儿,在人家那儿。好处有利的,都是人家的。己方什么都没有。他心里是暗骂文丑,你这有多大的胜算,就敢直接冲击凉州军大营啊?你要找死,可别拉着己方的士卒啊!
 
    可文聘心中的呐喊。文丑估计这辈子都不知道了,如今就只是知道,为了演好这场戏。马超他们可是费了劲了。这动用了所有的士卒,而且己方所有的将领都参与了。也不知道毁了大营多少东西。但是谁都知道,只要计成。那么一切都是值得的,不是吗。只要能占据零阳,那么还愁什么。
 
   
 
    可这已经是过了有段时间了,却是没有发现零阳城的任何动静,马超此时就有些疑惑了,不过他心里更是着急。
 
    最后实在没有其他办法了,只好是问郭嘉道:“奉孝,这莫非文聘他没中计不成?要不然,为何却是没有把其人给引出来?”
 
    郭嘉闻言则是一笑,“主公,嘉以为,非是文聘没中计,而正是其人中计,而且不浅,因此他是深信“文丑”已经和我军打起来了!”
 
    马超一听,他不得不承认,郭嘉所说有道理。因此他此时问道:“那么依奉孝来看,我军此时当如何是好?”
 
    郭嘉笑道:“主公,简单,我军启用第二套计划即可!”
 
    这第二套计划,马超自然是知道,所以他点头同意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之后更是直接跟郭嘉说,“行,这事儿我同意了,你便如此施为吧!”
 
    “诺!”
 
    郭嘉他确实是相信自己所想,不是文聘没中计,而正是因为其人中计了,所以才如此。之前认为他直接带兵出城,那不过就是其中一种情况而已。至于说其人到底如何,这谁也不敢肯定,因此,郭嘉见第一套计划不行,就马上让自己主公实行第二套计划,这个可绝对不是之前所能比的。
 
    对于郭嘉做事儿,马超放心,所以他也不用去多操心什么的。
 
    文聘还在关注着大营的情况,没多久,便见有人从凉州军大营跑到了自己零阳城下!
 
    城头的士卒忙大喊道:“什么人?再上前就放箭了!”
 
    来的几个人,其中在最前面的赶紧说道:“将军,文将军急需支援,还望将军出兵救援!”
 
   
 
    文聘一听,他也不知道下面的人到底是不是文丑手下的士卒,所以他是忙对旁边的人说道:“块,去把那个信使给我找来!”
 
    “诺!”
 
    士卒下去找范强,说起来他也知道凉州军趁夜进攻了,可他也不敢肯定,文聘就一定能出去。结果事情不出所料,这文聘果然是没有带兵离开,这真是那郭嘉欺骗自己不成?
 
    而就在这个时候,就听有士卒来找他,说是自己主公叫他,范强不敢怠慢,是直接就过来了。
 
    当范强在城头上见到文聘的时候,还没等他说什么,文聘便说道:“范强你来指认,下面的人都是谁?是否为我军士卒?”
 
    范强这么一看,心说我当然是不认识了,而且一个都不认识。
 
    不过他却还是在嘴中说着,“将军,那个最矮的叫二蛋,个最高的脚瘦竿,然后……”
 
   
 
    要说范疆对这个,他反应还不小。至少他知道,自己要是反应慢的话,没准就让文聘给可杀了。哪怕自己不认为自己文聘就一定会去怀疑什么,可这自己还能不小心吗。
 
    文聘当然不在乎几个都叫什么名儿,主要是他想看看,对方到底是不是己方汉军的人马,如此的话,那么就好了。毕竟是的话,自己就放心了,不是的话,那可就要出事儿。不过直到这个时候,文聘还是没有怀疑范强什么,他怀疑城下的人,却是没怀疑身边儿的这个啊。
 
    要说城下都是假冒的不错,可身边儿这个,那更是啊,但是文聘,显然什么都不知道。
 
    文聘此时问了城下一句,“之前战事如何了?”
 
    下面的人忙用荆州话说道:“将军,文丑将军带着亲卫被马超围困,大家让他走,可他不走。在下没有办法,只能是冒死图为,来求将军,一定要救援我家文将军啊”
 
    文聘一听点头,这还真是像文丑的性格,也难怪如此啊。
 
   
 
    他文丑肯定认为,是因为他自己的原因,所以才导致了如今的后果,因此他是绝对不会扔下自己的亲卫,还有那些士卒,自己一个人独子逃走的。
 
    想到这儿,文聘还很赞同自己,心里是微微点头,心说就该是这样儿了,自己所想应该不错。要说他这是自我感觉良好,还真是,没救了。(。。)
 
 
第五一五章 假文丑诈开城门
 
    下面的人此时急着说道:“将军,您难道就眼睁睁看着文将军如此吗?这……”
 
    文聘一听,他是最不喜别人如此认为他的。<a href="http://www.mianhuatang.cc" target="_blank">棉花糖小说网WWW.Mianhuatang.CC</a>他最不喜让人觉得他这人不讲义气,不够意思,不忠心什么的,他最厌恶这个。结果一听士卒如此说,他是直接说道:“我自然要亲自带兵前去救援,你们等着吧!”
 
    这不是文聘头脑一热决定的,说起来还是他之前深思熟虑的结果。因为在他看来,这如今正是文丑危急的时候,这文丑深得自己主公的器重,比起自己来,那可强多了。所以自己要是这么“见死不救”的话,这让他给知道了之后,让自己主公知道了,那自己……
 
    文聘不可能没有顾虑,毕竟说起来,一个零阳城和文丑相比,那当然自己主公还是看重后者的。可是凭他文丑的本事,文聘一点儿都不相信他逃不出凉州军的包围,只是他一根筋,非要带着亲卫走,那么就要耽误事儿了。
 
 
    文聘带了三千人出了城,范强自然也是跟着他一起。不过这小子还算机灵。他知道,到了凉州军大营之前,自己必须要偷偷溜走,要不然的话,第一个死的,绝对就是自己,不用再多想了。
 
    范强已经是能想到了,当文聘发现自己中计的时候,会是个什么表情。要如何去对付自己。到时候,他肯定要大喝一声,贼子受死,然后就把自己劈死了。这就是范强认为的最可能发生的情况。因此他虽然是和文聘一起出了城,但是距离他还不算近,他一直在想要如何逃走。
 
    文聘带着人马出去。[&#26825;&#33457;&#31958;&#23567;&#35828;&#32593;&#119;&#119;&#119;&#46;&#77;&#105;&#97;&#110;&#104;&#117;&#97;&#116;&#97;&#110;&#103;&#46;&#99;&#111;&#109;看到了那几个士卒,他说道:“你们回城休息。我带兵去救援文丑将军!”
 
    “诺!”
 
    本来文聘想让几人跟着自己一起去,结果他这么一看。几人都有伤,而且还流着血呢。
 
   
 
    而对文聘这么一个比较爱惜士卒的将领来说,他是不想看到这样儿的情况的。所以自己也不好带着几个伤病去凉州军大营,毕竟地方自己都知道,文丑的话,自己也不是看不到他,所以他们跟着自己去不去,那都无所谓了。
 
    并且文聘知道,这都是文丑所带的士卒,自己确实是不好去指使,而且都是伤号,这对自己的名声有影响,不好。
 
    要说郭嘉他们也真是,把文聘的心里算计很清楚,知道他是个什么性格,是个什么想法,这他不中计,不入彀,谁中计,谁入彀呢?
 
    那么他今夜会败,零阳城也会丢,其实等到了如此结果,那么其实很正常,真是。他这样儿的,十个零阳,该丢也丢了。文聘不是没本事,但是遇到了郭嘉那样儿的鬼才,他也只能是去喝洗脚水了,不是吗。
 
   
 
    不过其实也应该庆幸,他没有碰到贾诩,要不然的话,估计最后身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。
 
    当凉州军大乱的时候,也有探马去禀报给了魏延所知,“报将军,凉州军大营一片混乱,疑似是零阳城内的守卒袭营!”
 
    而魏延一听,他就笑了,摇了摇头,摆了摆手,“非也!在我看来,无非是马超其人之计耳!就是为了让我军前去袭营,可惜他却是小看某了!”
 
    魏延还算是得意,觉得马超这计策,自己一下就识破了。他认为自己也许会中计,可自己却是没有中计啊。如果不是自己找谋略不够,自己还想着去怎么将计就计呢,可惜啊,元直先生没和自己来,要不然的话,焉能让他们凉州军如此猖狂?
 
    在魏延看来,这计策太浅显,自己都不用去考虑,就知道是什么样儿的。这对方也实在是小看自己啊。
 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